心理健康及家庭教育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5665|回复: 0

中西医结合治网瘾(一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2-11-26 00:4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 老胡因为上网成瘾,不仅失去了工作,而且近期妻子也闹着要和他离婚。
    老胡其实不老,近而立之年的他看上去却像个中年人,一幅高度眼镜架上鼻梁上,头发总是乱乱的,衣着不修边幅,不认识的人见到他,还以为他是个书呆子。不过,他倒是个地地道道的网迷,如果不上班,他宁可一整天守在电脑前,不是打游戏就是聊天儿,用他自己的话说:“如果我一天不在网上,那些网友们都不干,我的事基本上是在网上办的,足不出户就可以交到许多朋友,既能合作又能挣钱,还可以推心置腹地和人交谈,现在不都说人情不可靠吗?在网上就没这个风险,谁也见不着谁,有事就说,没事就断,也用不着留面子、顾人情……”
    老胡有个刚出满月的女儿,可他根本顾不上照看,为此,妻子把孩子送到外地老家,请老人帮忙哺养,每天下班回家,还得侍候这位游手好闲、网络成瘾的先生。为此,夫妻二人经常吵架,可这位老胡一点都不领情,非但对自己的网络成瘾没有悔过之意,还理直气壮地指责、谩骂妻子没事找事,吵到极处,他还会动手打老婆。
    后来妻子表示坚决要跟他离婚,他才答应妻子所谓的“最后一个要求”:看心理医生。
    而我也有一个宗旨:从不跟案主就事论事地探究眼前发生的现象,这使得坐在一旁的胡太太有些奇怪。
    “你父母关系怎样,我是问小时候?”我问他。
    “他父母早就离婚了,”胡太太接过话,“您问这个干吗?对他有用吗?”
    我看了看她,“您还是让他自己说,好吗?”转而问老胡,“后来你跟谁过?”
    老胡看看她,又看看我,“跟我爸,那时我刚上初中,没什么感觉。”
    “父亲对你管得严吗?”我问。
    “严,”老胡哼了一声,“严极了!非打即骂,然后就走。”
    “走,”我问,“去哪儿?”
    老胡看了眼太太,“哼,还能去哪儿,找对象去呗。这么多年了,女人没少找,一个都不成……”
    太太白了他一眼,“说你的事呢,埋怨你爸干吗?”继而转眼问我,“您还是说说他上网的事吧,我都快愁死了!”
    我笑了笑,“老胡,你爸爸为什么总打你,或骂你呢?”
    “还不是因为我淘气,有时候不听他的话,让他操心,”叹了口气,“嗨,反正要打你,什么理由找不到?”
    “那么你认为是自己不好呢,还是他就是想拿你出气?”我问。
    他想了想,“可能都有点儿,一来我的确不那么听话,平时就我一个人,也见不到我妈,只能自己玩,或者跟其他的孩子玩,没人管,自己也不会控制时间,加上他也有气,不是哪个被哪个女人甩了,就是在单位和领导吵架了,反正我基本没见过他笑过。”
    “你什么时候接触网络的?”
    他想了想,“上高中吧,同学带我去网吧打游戏,我觉得挺好玩的,就经常去玩。”
    “可你哪来的钱呢,父亲给你零用钱吗?”
    “平时也给点儿,我总说是学校要求我们买书买本什么的,他也不多问,要多少给多少,后来老师打电话找过他,说我因为上网旷课,他这才知道我去网吧,一顿暴打后,就再也不给我钱了。”
    “那你就去不成网吧了?”我问。
    “您还说呢,哼!”胡太太刚要开口,被我打断,“请先生自己说,好吗?”
    老胡白了太太一眼,“我爸是不给我钱了,不过还有我妈呢,我说学校要求我们买书本,可我爸不给钱,我妈一听就火了,从此只要我开口,她就给。”
    我笑了,“可他们一沟通不就穿帮了吗?”
    “他们从来不说话,一年到头连电话都不打一个,最多是开家长会的时候问一下对方去不去,而且,老师知道我父母离婚了,对我也没那么高的要求,不过有一次,我妈还真知道了,可能是我们老师打电话给她,这下也把她气着了,从此也不再给我钱,可是我已经会在网上自己挣钱了,有的同学打游戏不过关,就请我帮忙,我是他们中间有名的高手,所以请我出场就得付费。因此,就算父母不给我,也有一帮哥们或网友养着我,他们生怕我消失,我是板主,一起玩的那帮人都特仗义,现在我们都成了死党,我一说手头紧,有人就会把钱打过来,有一个外地的老板说,如果我不陪他玩,他的日子就没法过了,他和他妻子关系不好,他有的是钱,就是没朋友,看我仗义,玩得又好,就离不开我了,后来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哥们儿,他比我大好多,事业又挺成功的,我觉得能从他那学到好多东西。”
    胡太太静静地听着,几次想插嘴,都被我阻止。看得出,她很着急,想一下子就切入要害,解决问题。于是等老胡讲完,我才告诉她:“您不要急,老胡的网瘾不是一朝形成的,所以也不可能一天就去除,所谓‘去病如抽丝’,而且,解铃还需系铃人,一切问题若想除根,都必须遵循着‘从哪来,再回哪去’的原则,因此我才会问他一些家庭情况,也就是诱因,要知道,没有任何一件事会凭白无故发生,网瘾更是如此。”
    “那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他这样?”胡太太焦急道。
    我看看胡先生:“你想不想戒除网瘾呢?”
    他看了看太太,“想,也不想。想,是因为它的确不是什么好事,可我也怕,如果真的不上网了,我闲下来干吗?毕竟,我还能在网上认识朋友,有时候还能跟他们谈谈生意什么的……”
    “人家是问你想不想,没听你解释。”胡太太生气道。
    我笑了笑,“看来先生还是没有做好准备,这样吧,你们回去商量一下,如果有戒除的愿望,我们再来尝试,好吗?”


    (待续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喜马拉雅FM讲座

游涵简介|联系方式|冀公网安备 13040202000601号|心理健康及家庭教育 ( 冀ICP备12015365号-1

GMT+8, 2019-8-23 08:04 , Processed in 0.084543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