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理健康及家庭教育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6034|回复: 0

老婆,请帮我断奶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2-10-7 12:4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 口述/张昱:
    半年以来,我一直生活在地狱里。但我不是指妻子经常性地羞辱与惩罚,而是我自己的内心,它已经将我折磨成一个生不如死的幽灵,成天活在罪恶感之中,而不能自拔。
    事情还得从三年前说起,那时我和妻子小丽刚结婚,度完蜜月,我就忙着去上班了,一切如原来想象的那样,生活并未起什么波澜。
    夫妻间的小摩擦是难免的,我们也一样,小丽有时会埋怨我陪她太少,所以我也会暂时放下手中的事,或把自己交给她。然而就在我们相拥而眠时,发现激情少了许多,特别是我,好象每次都在应付她,草草了事后,又不免有些自责。
    一次两次,本以为是平时工作压力太大,也就没多想,可这明显已经影响到我们夫妻的日常生活。小丽是个敏感、外向的女孩子,晚上的不满会带到白天,于是我们矛盾频生,摩擦不断。
    那天在无意之中,她问我:“过去谈恋爱的时候,你是那么棒,那么投入,有时候我都快被你折腾死了,那时在你的怀里,我感到是那么的满足和幸运。可你现在怎么就像变了个人,我真不敢相信,那还是你吗?我有什么地方让你感到不舒服,请告诉我好吗?因为我是你妻子,有责任知道一切,也必须了解你——我的老公!”
    我知道,她有可能想歪了,但我真的没出轨,仍然爱她,可是,我为什么在婚前婚后会盼若两人呢?
    可不管怎么说,这种事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难以启齿,我同样感到抬不起头,特别是在妻子小丽面前,总有意无意地回避她的目光,好象自己真的做了什么亏心事。同时,那个疑问也时时折磨着我,对呀,我原本是很棒的呀,难道我真的身体出了问题?
    但事实证明,我的想法是多余的,因为我仍然会关注那些街上和网上的美女,有时候在网上看到那些刺激的照片的视频时,仍然会有冲动。由此我判断,自己还是个正常的男人,那么,一定是小丽,或者说是婚姻出了问题,而这个问题是我解释不清的。
    也许这个包袱太深重了,我采取了暂时逃避——不再频繁地接触小丽。为此,我选择了出差,一方面散散心,另一方面,也想“小别”一下。
    一切好象是顺理成章,在外地的某家宾馆,我找到了“新欢”,接受了“特殊服务”,那时,我特别陶醉,而且仍然“很棒”,这让我全然忘掉了往日的不快,卸掉了包袱,又找回了男子汉的尊严。
    然而回家不久,小丽突然把一张医院证明拍在桌上,说她被我传上了性病……
    我当然知道这脏病是谁传染的,于是我扑通一声跪在小丽面前,像个罪人和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,如泣如诉地交代了一切。
    小丽绝望地听完我的陈述,然后,她以一个柔弱女子所有的气力,狠狠地抽了我两个耳光。再然后,就是撕心裂肺地哭嚎、谩骂和摔打。
    从此,我走入了人间地狱,神情恍惚,昏昏噩噩,小丽一想起这件事,轻则一顿谩骂和羞辱,重则让我跪搓板,罚我不许吃饭,还总把我锁在门外,更不许我睡同一张床……总之,她看见我就烦,甚至会说:“我怎么瞎了眼,找了你这么个人?”或者“像你这种人,真还不如死了算了!”
    我知道,这一切都是我的错,我对不起小丽,对不起我们的婚姻,可我真的不知道我和她是否还能走下去,如果还能过,我该怎样出离地狱。
    分析:
    这里不免要涉及一个问题:婚姻和恋爱究竟有什么区别?
    有人说,婚姻是恋爱的坟墓。也有人说,婚姻是彼此负责,而恋爱只是享受浪漫。
    但不管怎么说,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婚姻受法律保护,为社会负责、尽责。所以,恋爱可以玩过家家,可以因情绪而自由选择,可婚姻不行,就算你再生气,再任性,也要为关系负责。这,就是家庭责任。
    对,正是这个责任将婚姻和恋爱区分开,因此,当事人张昱也一定是在这个责任感上出了问题。但是不是由此得出结论:“张昱是个没有责任感的男人”呢?
不,决不是!事实上,没有一个人天生就丧失了责任感,只不过,这个责任感需要另一件东西来支配,才能够得以运作,它,就是心力。
    是的,张昱是个力不从心的人,这从他与小丽的接触中就不难看出。比如他们在谈恋爱时,不用承担家庭责任,于是张昱在各个方面十分正常,而且“很棒”,可一旦走入婚姻,那个“必须为家庭负责”的自我暗示,便激活了他的力不从心。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?
    通过进一步沟通,了解到张昱直到12岁仍经常睡在妈妈的被窝里,因为妈妈很孤独,因为妈妈很爱他,因为爸爸长期不在家。
    这12年来,张昱的潜意识里被缔造出了两个关键词:母子、家庭。
    好的,爱恋时,他毋须为家庭责任负责,所以比较正常;可一旦进入婚姻,也就是成立了家庭,12年来的母子经验即刻被激活,虽然身边仍然是小丽,可她在张昱心中(潜意识层面)的定位已经变成了“母亲的投射”。那么,他当然力不从心,并具有罪恶感了。
    他想摆脱母子经验,于是在街上、网上,或到外面另寻新欢,以为由此可以摆脱那个被伤害的自尊,找回与年龄相符的自己。是的,他找到了,因为“特殊服务”没有“家庭责任”的信号,也就是说,一旦牵涉到“家庭”二字,张昱的那个力不从心便被激活,而这又使他感到丧失男人的尊严,于是,他在逃避和罪恶感之间徘徊,对于张昱而言,说是人间地狱,倒也不为过。
    调解方案:
    心理学有一个概念叫“解构”,即:解除心理上的不良结构。比如张昱的力不从心,其结构是心与力的不统一。那么,若使他身心合一,首先就要“拆除”这心力不一的结构。又因这结构外面包着一层母子关系,所以,他必须在心理上跟母亲道别,再用一些物理方法对自己的婚姻关系实施“脱敏”。
    这需要他和妻子共同努力。对于张昱来说,他首先要认识到自己的力不从心并非罪恶感,而是畸形母子经验的结果,这样就会宽恕自己,就会放松下来,之后,与妻子小丽进行内心的沟通。沟通的同时,强化自己摆脱母子经验的条件反射,比如可以选择和妻子去外地旅游,或是在家中的客厅、沙发、卫生间等“非卧室环境”进行夫妻生活。
    对于妻子来说,则应该配合先生进行“脱敏”,用夫妻之间特有的方式让他告别母子经验,并耐心地等待、引导对方。总之,以夫妻之间特有的爱,来区分过去那个畸形的母子经验,帮助先生和自己成长。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喜马拉雅FM讲座

游涵简介|联系方式|冀公网安备 13040202000601号|冀ICP备12015365号-1|心理健康及家庭教育  

GMT+8, 2021-12-1 17:27 , Processed in 0.064161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