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理健康及家庭教育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29|回复: 0

是网络惹的祸吗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9-3 15:5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 小华(化名)大学毕业后没找到工作,听朋友说北京有机会,便于今年三月从老家只身北上……但她不肯吃苦,又想挣钱,待了几个月后,便在网上寻找机会。

    正当“举目无亲、生活无着”的时候,她在网上认识了甲,这便成了小华的第一个北京男友,可同时,她又在网上结识了乙;当甲出差时,她又开始和乙约会,逐渐对乙有了感情,乙便想将其甩掉,于是,乙将她介绍给丙,这丙是个厚道的个体商人,一见到小华,便生出爱慕之情,不仅在她身上花了许多钱,而且还要将她娶过家门。

    当记者采访乙时,乙对着镜头理直气壮地说:“大家本来就是网上认识的,我只是想和她玩玩儿,没有其它想法,可她开始纠缠我,我才将她介绍给好朋友,我也是对她负责嘛!”

    甲、丙和小华都看到了大屏幕中乙的陈述,于是主持人先请丙和小华上台,主持人问丙:“刚才你看到了你的女友过去的经历,过去她对你说过吗?”

    “没有,从没说过。”丙摇摇头。

    主持人接着问:“那么可不可以说说你知道以后有什么感受?”

    敦厚的小伙子沉默了一会儿,对着镜头说:“没关系,我爱她,只要她以后跟我好,我什么都不在乎。”

    看着眼前这位厚道本分的个体户,主持人和在场的观众都起了恻隐之心,于是主持人问小华:“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你已经有男朋友了?”

    小华戴着面具,停顿片刻,“我已经跟过去的男朋友说分手了,同意不同意是他的事,现在我就是想和他好,”她看了眼身边的丙,“我有自己选择的权利。”

    主持人将小华和丙请到台下,把甲叫上台来,问他想不想和小华对话,问问女友和他分手的原因。但当甲一看到丙,便不由自主地站起来想冲过去打架,丙当然也不示弱,用肥胖的身体挡住小华,也跃跃欲试地迈上台来与之对抗……主持人和几个编导都上来劝阻,才将他们“按”在座位上。可甲仍然浑身紧绷,双手握拳,目光呆滞,不断地念叨:“她为什么要和我分手,都是因为他(丙)……”

    主持人问小华:“你能回答他吗?为什么要和他分手?”

    小华振振有词道:“当初来北京,我刚认识他(甲)的时候,两个是挺好的,可后来我发现他没钱,也不肯在我身上花钱,而有哪个男人不肯为自己的女朋友花的,所以我觉得他特小气,就想离开他。”

    “那你和他怎么解释?”主持人指了指大屏幕中被定格的乙。

    “我就是觉得自己一个人太孤独,需要有人陪陪我,所以就和他好了一段儿。”

    主持人笑了,“哦,可你告诉他(甲)了吗?你不知道脚踩两只船是不道德的吗?”说罢看了看甲。

    小华没有说话,主持人接着说:“你是不是过去家里很穷,父母经常为钱打架?”

    小华点头,“是的,我爸爸喜欢喝酒,总向妈妈要钱,妈妈不给他就打她,后来我上学后,同学们都比我有钱,在他们面前我总抬不起头……”

    “所以你就特别想有钱,是吧?可你为什么不自己去挣呢?你不是大学毕业吗?”主持人问道。但小华保持沉默。主持人无奈地看了看甲,“你明白了吗?你没钱,人家把你淘汰了,不再爱你了,你还在这痴什么情呀?”

    甲木讷地坐着,“我想,只要她给我机会,我是可以改变的,我可以挣钱……”

    主持人拍着他的肩膀,“可人家已经不爱你了。”

    “我会用爱去感化她,只要她回到我身边。”

    “你为什么非要她回来不可呢?”主持人有些着急了。

    小伙子目光呆滞,“因为,因为她是我第一个女朋友,我过去从没谈过恋爱,我不能没有她!”

    “如果她执意要和你分手,你想怎样?”主持人问。

    “那我宁可去死!”甲狠狠说出这几个字,死死盯着坐在对面的小华和丙。

    看到他们彼此僵持不下,主持人把我们叫上台。

    一开始,我对甲说:“现在有一个人,到饭馆点了几盘菜,每个盘里都夹上一口,然后一抹嘴就走。问她为什么不付钱,她说那是我的权利,你说这种人讲理吗?”

    主持人接过话茬儿,“你明白老师的意思吗?你只不过是人家眼中的一盘菜,而且是很便宜的那种,当人家看到更好吃的,自然就把你放弃了,你还问为什么,你看你……”

    “我知道我没钱,可我会努力……”甲默默说出几个字。

    “贫穷是你的错吗?”我问,“起码你在自食其力呀,你是个工人,虽挣得不多,但活得有尊严,你真的想成为别人的盘中餐吗?”

    看到小伙子开始反思,我再一次举例:“比如这里是现场拍卖会,有一件商品需要拍卖,”我举起手装作亮牌,“我也二百”,同时身边的两位专家也举手装作叫价。我对甲说:“你看到了吗?如果有人想把自己卖个好价钱,而你又出不起,那个东西当然另有所属了。”我同时看了看不远处的小华和丙,他们呆呆地看着这里。

    甲第一次低下头,“我现在心里很乱,让我想想。”

    主持人及在场的观众都投来同情的目光,我站起身将转椅摆到他面前,“对着妈妈说,把刚才你对主持人讲的所有你认为对的话告诉妈妈,好吗?”

    小伙子看着眼前的“妈妈”,目光回避之余,嘴唇开始颤抖,半晌无语,慢慢地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。

    “说呀!”主持人命令他,“刚才不是挺理直气壮的吗?对着妈妈说呀,怎么啦,告诉妈妈,你现在找了个女朋友,你挺爱她,可是她又跟别人好了,把你甩了,不再理你了,告诉妈妈她是个什么样的人,好吗?”

    “妈妈!”刚叫出声,他就闭上眼睛,“我现在交了个女朋友,可她不爱我了,妈妈,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,我该怎么办,妈妈……?”

    突然,从观众席里站起一位白发苍苍的母亲,“孩子,妈妈来了!”边说边走到台前伸手拉住甲的手,小伙子还没有反应过来,我示意主持人让他们拥抱。在场的许多观众都开始抹眼泪。

    “孩子,妈妈爱你,妈妈不希望你跟那种女人好,她不值得你爱,将来妈给你找个好的,爱你的,负责的女人!”在场响起了雨点般的掌声。

    主持人拉着甲站在台上,带着他对不远处的小华说:“你不值得我爱,我同意分手。”

    学了几次,甲终于挺直了腰板,说出了这几个字,但身体开始晃动,看得出,他有些神情恍惚了。我请编导赶紧扶他下去喝水休息,主持人又把小华叫上台来。但这一次上来,她没了当初的勇气,不敢和我对视,也不再咬着牙说话了。我知道,刚才那一幕让这几个年轻人都“看到了自己”在社会中的位置。

    “你是个人,一个女人,应该知道自重,”我开导她,“怕孤独,你找了第一个男友,为解闷,又和第二个同居,想有钱,再找了第三个男人,照这样下去,你成什么了?你到底想要什么,你还找得着自己吗?”

    她开始点头。

    主持人指着不远处的丙,再看看小华说:“来,对你的男朋友说你爱他。”

    小华看着十几米外的丙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是的,她已经不能确定自己那个到底是不是爱了。主持人接着说:“回去也用老师的办法跟你的父母对对话……”

    “是的,”我点头,“问问爸爸,你到底给我带来了什么?”我盯住她的眼睛,她的目光中流露出泪花,我知道,我点到了她心底里最隐痛的伤口。

    节目结束后我得知,他们出门都冷静了下来,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他们不再相互对抗了。他们都还年轻,脚下的路都还很长,我们都怕他们一步错,步步错,所以,伟大的母亲们才伸出了温暖的双手,她们都爱这些孩子,把他们当作自己的儿女,在他们面前,我们有什么资格不珍重自己呢?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喜马拉雅FM讲座

游涵简介|联系方式|冀公网安备 13040202000601号|心理健康及家庭教育 ( 冀ICP备12015365号-1

GMT+8, 2019-9-16 12:26 , Processed in 0.084436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