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理健康及家庭教育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5800|回复: 0

中西医结合治网瘾(二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2-11-29 10:0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 一周过去了,胡太太来了电话,说他们商量好了,还想做一次咨询。
    待他们坐定,老胡就急着开口,“其实我决定再来找您,是因为我这些天一直好奇,而且也感觉有什么话没说完,总之,我有一种感觉,就连上网都觉得有点没劲,我不知道自己心理发生了什么,所以才决定再来跟您谈谈。”
    “是的,”胡太太也点点头,“他这一周上网时间减少多了,而且总说没意思,我问他为什么,他也说不出来,总之,我觉得通过跟您上次的一番谈话可能触动到他什么地方了,所以这次来,我们的意见基本一致。”
    “好的,”我点头,“那么能否请太太先回避一下,让我和胡先生单独谈谈?”
    太太出去了,我转向老胡,“这些天你想到了些什么,说来听听?”
    他迟疑了一下,“也没什么具体的事,就是在睡觉前,脑子里总是乱乱的,只要一个人待着,有些感觉就浮上来,想躲都躲不开,干什么都没兴趣,包括上网聊天儿,连网友都说我无精打采、没有活力,一打游戏就输,总之,我就是提不起神儿来,看什么都烦,我……”
    “父母这一阵子找过你吗?”我问。
    “对了,”他说,“还说呢,您跟我谈完第二天,我爸就打了个电话,其实也没什么事,可我刚一说做了心理咨询,他就劈头盖脸地骂了我一顿,倒不是说您什么,就是借着这个机会数落我,又说我什么没出息、不省心、不成熟之类的话,平时我都听惯了,不过这一次我听上去特烦,就跟他顶了几句,他就臭骂了我一顿,特难听,后来听说他去住院了,我一急就打过电话问是怎么回事,他说都是让我给气的。您说,只能他训我,不许我申辩,从小到大,一直是这样,过去打我,骂我,我忍了,现在我大了,他还像过去那样贬我,我受不了就为自己说了几句……”
    “你对他说了些什么?”我问。
4d12b1c1t5ba140cbf460.jpeg     他看看我,“我就说,您别再骂我了,我都这么大了,我知道应该怎么做,我不是个孩子了,再说,过去您也没怎么管过我,就知道打骂,现在我都成家了,您多少也得给我留点面子,我也是个父亲了……”
    “好的,”我拉过一把椅子放到他面前,“对着父亲说,想怎么说就怎么说,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想象着对面坐着他。”
    老胡看了看近在咫尺的椅子,又抬头看了看我,苦笑着摇摇头,“我不敢”。
    “先别说不敢,试试看,让自己入戏,何况你要演的是自己,你肯定有许多情绪没有表达出来,现在你要给自己一个机会。”
    他酝酿许久,开始叹气,浑身开始不自在,不自觉地搓手,紧咬下唇,目光尽量回避,看得出,他的身体有些微微发抖。
    “你冷吗?”我问。
    他点点头,叹了口气,“我有点儿怕,这里,”他指了指胸口,“像被什么东西堵上了,有点儿上不来气儿。”
    “观想那个堵的地方,看看它想说什么,你的身体在发抖,看是什么让它抖。”
    他认真体会了几分钟,垂下头来,“我控制不住,头有些胀。”他闭上眼睛。
    “不要控制,看看身体想表达什么,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说出来。”
    他摇摇头,“不想说,只想一个人待着。”他低下头。
    “看着对面,看着父亲,不要回避,说出来,把那个孩子的情绪表达出来,对着父亲,说一个儿子想说的话,他是你爸爸!”
    “不,”老胡终于哭了,“他不是,他不配,他什么都不管,就知道打我,骂我……”
    “你怎么总不给我省心?你讨厌死了!”我学着父亲的口吻责骂他。
    他浑身颤抖,“我,我是不懂事,我没用,我现在还一事无成,连我都讨厌自己。”
    “可你还是个孩子,你上学的时候不是这样,对吗?”我证据平缓地对他说,“你很聪明,很可爱,你本来可以有一个完整的家,希望爸爸妈妈和你在一起!”
    “是,”老胡哭着点头,“可我没办法,他们不要我了,他们自私……”
    “说出来,对,就这样,让那个孩子说话,没人再可以阻止他,他有权表达自己的感受。”
    老胡停顿了片刻,深深叹了口气,摇摇头。
    我接着暗示道:“还记得妈妈走的时候吗?你想妈妈吗?”
    他点点头。
    “那就把那个想表达出来,说出来,说你想妈妈!”
    他重新抽泣,擦拭眼泪,呼吸急促。
    “想念妈妈是你的天性,那个孩子压抑了太久,帮他说出来,在爸爸打你的时候,骂你的时候,当你眼看着妈妈离开你的时候,你想不想去拉住她,不让她走?”
    他点头,默默说道:“是的,我想,我想去拉住她,可我不敢,”他呜呜地痛哭起来,“妈,你为什么非走不可,你不要我了,不要了,你好狠心,我恨你,恨你呀……”
    “当爸爸打你的时候,骂你的时候,一个孩子,多么希望有人能保护他,可他又找谁呢?谁又能帮他呢?他多么希望回到妈妈那里!”
    “可妈妈也不要我,没人保护我,我疼,我生气,我伤心,我难受,我恨……”他抓住头发。
    我把一个垫子递到他面前,“这就是父亲,你想做什么就去做,不要伤害自己。”
    他抓住垫子,狠狠地揉搓,抱住它,又抓紧它,反复几次,然后我夺过垫子,猛地向他头上抽过去,他吓了一跳,我随口教训道:“你个没用的东西,养你这么大,你能干什么,就知道逃学、惹祸、上网,我的脸都让你丢尽了。”说罢,又朝他打过去。
    老胡抱着头发抖,连续挨了几下,他一把夺过垫子,用力撕扯,摔在沙发上捶打,“我不要你,你滚,给我滚!”开始用牙咬,用力摔、撕扯……这样连续发作了十几分钟,才慢慢平静下来。
    “感觉好些了吗?”我轻声问。
    他点点头。
    “让自己静一会儿,休息一下。”
    他随之抬起头,叹了口气,左右环顾,哼了一声,开始傻笑。
    我把胡太太请进来坐到他身边,老胡侧脸看了眼她,有些局促。我示意太太去拉他的手,他僵硬地一颤,太太下意识地说了句:“好凉!”
    “去抱他/她。”我笑了笑。
    他们慢慢地相对而视,抱在一起,我悄悄走出去……
    (待续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喜马拉雅FM讲座

游涵简介|联系方式|冀公网安备 13040202000601号|心理健康及家庭教育 ( 冀ICP备12015365号-1

GMT+8, 2019-8-23 08:43 , Processed in 0.094148 second(s), 2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